您的位置:首頁 > 走進公交 > 行業動態 > 詳細內容

“公交優先”不給力 南京公交企業呼喚新政

來源:上饒公交 發布時間:2017.02.18 【字體:

   臨近年底,拿著手上的報表,老李(化名)又開始犯愁了。身為南京中北巴士公司的中層干部,老李主要負責車輛的調度、維護保養以及有關的費用支出。2010年,在油價上漲、新車購置支出高昂的壓力下,公司為了減虧用盡了招數,但虧損面仍不可避免的在繼續擴大。

  跟老李一樣犯愁的還有南京新城巴士的相關負責人老劉(化名)。作為前幾年南京市惟一一家不虧損的公交公司,老劉所在的南京新城巴士從去年開始,也邁入了“虧損”行列。“公司要求我們想方設法降低跟車輛相關的各種成本費用,但是太難了”。

  事實上,由于市政府支持力度不足,南京市除公交總公司以外的其他幾家公交企業都面臨著同樣的困境。一方面,公交票價十年不變,即便這樣,南京市民仍然抱怨票價過高;另一方面,多數公交企業享受不到政府的專項補貼,經營情況不斷惡化。長期以往,公交勢必難以“優先”。

  尷尬的“公交優先”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南京市幾家公交公司虧損面逐年擴大,企業成本壓力巨大,被迫負債經營。

  為了扭轉困境,多數企業進行了各種有益探索,有的開展了駕駛員節能技能競賽,通過節油培訓、節油交流會、節能比武等手段,提升駕駛員的節油意識和規范操作;有的企業推行嚴格的成本考核制度,獎勵節約行為,嚴懲超出成本定額的駕駛員及修理人員。

  但所有這些努力,仍然不能阻止經營狀況惡化、虧損面越來越大的趨勢。2009年,南京市最后一家盈利公交企業——新城巴士也首次虧損。“2004-2008年,我們公司連續五年盈利,給股東分紅3千多萬元。但是,隨著燃料成本和人力成本的不斷上漲,加上新開通地鐵對客源的分流,我們自去年開始虧損。”新城巴士一位人士告訴記者。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第一商用車網記者發現,幾乎所有被采訪者都把主要原因歸結為相關部門對“公交優先”的貫徹不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甚至認為,在響應國家公交優先政策上,南京市有關管理部門是口號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人”。

  三大難題阻礙“公交優先”

  概括而言,南京公交事業的發展主要存在幾大亟需克服的“瓶頸”。

  首先,購車補貼力度偏小,難以彌補公交企業巨額的新車購置費用。

  為了響應南京市政府“綠色公交”工程的號召,打造2014年南京青奧會的綠色環保形象,南京市公交企業從2008年以來連續三年大量更換國III、國IV新車,每年更新上千輛老舊公交車。“購車費用由各個公司支付,政府對每輛新車補貼15萬,剩下的由各自承擔。”一位采訪對象不滿地認為,“現在一輛空調車價格是40多萬,算上車輛購置稅和上牌費,一輛車的費用是50萬左右。15萬根本不夠。”相比之下,與南京毗鄰的揚州已經實現了政府全額“買單”購車費用。

  其次,區別對待公交企業,很多專項補貼只提供給國有性質的南京公交總公司。“南京公交總公司每年能享受數億元的虧損補貼,其他公交公司都享受不到。”一位采訪對象表示,“實際上,南京中北巴士、新城巴士等都是國有控股的股份制企業,運營著市民交通出行的公益事業,為什么它們都不能享受呢?”

  另一個很尷尬的現象是,南京市為了迎接2014年青奧會,多次召集公交公司開會,鼓勵其試運行新能源車輛;但迄今為止,南京市仍未成為國家十城千輛新能源汽車示范運行城市之一。這就意味著,財政部的補貼政策,南京市公交企業即使購車,也完全享受不到。

  “新能源車購置投資巨大,后期維護保養費用也很高,光靠企業根本無以為繼,只能依靠政府強力往前推進。而如果沒有中央政府的扶持,地方政府的補貼只是杯水車薪。”一位采訪對象告訴記者,在這方面,南京市慢了好幾拍,到現在也沒有進入示范運行城市行列。

  公交企業期待新政

  成本上漲、收入減少、經營壓力大……各公交企業為此紛紛上書政府,申請更多優惠與扶持。

  其中,補貼力度的加大,是公交企業最希望獲得的優惠政策。在采訪中,多位人士對記者表示,公交企業承擔著部分社會公益的責任和義務,不能因為是股份制企業或合資企業,就置之不理。“如果虧損補貼等專項補貼政策能夠惠及南京市所有公交企業,那么,南京市的公交票價還可以進一步下調,從而更好地方便市民出行,真正推動‘公交優先’的貫徹實施。”  

  “即使不能享受專項補貼,至少有關部門對各公交企業購置新車的補貼力度也應加大。”老劉這樣認為。

  在新能源公交試點方面,“我們希望南京市有關部門能夠盡快申請到新能源汽車示范運行城市的資格,進入財政部國家補貼范圍。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打消企業采購新能源客車的顧慮。”老李對記者說道。

掃一掃在手機端打開當前頁

【打印正文】
北京pk赛车人工1期计划